山村的夏夜

2019-11-07    隨筆日志    【本頁移動版】
 

山村的夏夜是蛙的世界。

當烈日慢慢地墜落在遠處的群山,夜幕開始降臨,百鳥忙于歸巢,草木開始入眠的時候,山村有了難得片刻寧靜。片刻寧靜過后,蛙們便開始熱鬧起來。先是從田野間,溪水旁,房前屋后的草叢中不時傳來遠一聲,近一聲,高一聲,低一聲呱呱的叫聲,緊接著便有無數蛙們呼應。真是一蛙領唱,萬蛙齊鳴。頃刻間,整個田野,整個山村一片蛙聲。聲音由遠及近,又由近及遠,起伏的蛙聲時而似大海漲潮,似萬馬奔騰,似千軍吶喊,高亢嘹亮,聞之驚心動魄;時而似柔悅的夜眠曲,低沉如訴,讓人聽之魂醉神迷。

蛙聲很快驚醒了精靈的螢火蟲們,田野間,草叢中,樹枝上,先是幾個亮點忽明忽暗,忽高忽低,忽快忽慢地飛來飛去,只片刻工夫,便有無數個亮點隨著起伏的蛙聲,像千萬個神秘的音符在淡淡的夜色中不停地跳動,把整個山村的夜點綴得無比美麗。最為絕妙的是,當驟雨剛至,蛙聲頓失,螢火蟲也不閃爍,此時整個山村除了夏雨洗滌萬物的瀝瀝聲,什么雜音也沒有。雨一歇,蛙聲再起,螢火蟲又閃爍起來。那神奇的場景,很快地使人進入到一個神話般的世界。

山村的夏夜,也常有悶熱的時候,但時間不會太長,因為悶熱過后,必有夏雨降臨。這時,辛勞了一天的山民們,便會熄掉屋內的燈光,聚集在屋前的樹下納涼。男人們穿著短褲,光著上身,手搖蒲扇,一邊喝茶,一邊抽煙,一邊議論著誰家莊稼長勢好,誰家山中果樹掛的果兒多。合計著秋收過后,去省城或更遠的地方走一走,看看山外的精彩世界。

孩子們要做的事,自然是三五成群地去追捕他們的螢火蟲;山村的夜晚,到處都是姑娘小伙們幽會的地方,他們當然會不失時機地,盡情地去享受他們的浪漫。

最放肆的要數那些上了年紀的女人們,她們在一起,絕對是最熱鬧的,誰家的老鬼最聽話,誰家去年收入多,誰家娶的媳婦最孝順,誰家的閨女將來最有出息……那是她們永恒的話題。

山民們一般都不會過分地貪戀大自然賜予他們的恩惠,當徐徐山風伴隨著陣陣夏雨,將夏日的炎熱驅趕得一干二凈,周身上下都有了涼意,他們便心滿意足地回家歇息。并且會很快地進入他們的另一個夢的世界。

 而貪婪的我,對山村夏夜的美和它的韻味,總有賞不夠,品不盡的感覺。當山民們都已進入甜蜜夢鄉的時候,那是我獨自一人悄悄品賞山村夏夜那田園之境的最佳時候。

 夏雨有別于春雨,春雨下起來,有時幾天都不會歇息,而且是綿綿的、慢條斯理的;夏雨則爽快得多了,它來得急,停得快,而且是陣雨,下得極守規矩,從不含糊。陣雨過后,淡淡的夜色,遠處依稀可辨的山影,朦朧的田野,螢火蟲們的舞,構成了天地間一個和諧、美妙的世界。風聲、雨聲、蛙聲,匯成了天地間無與倫比的絕妙韻律,這就是山村夏夜的美和它的韻味。那種美、那種韻味,無論是多么優美的文字都是無法形容得出,表敘得清的,只能用心細細地、慢慢地去品,才能品出它真正的“味”來,才能從你的心底里泛出返樸歸真的靈悟。

 多數人知道“瑞雪兆豐年”的道理,而“稻花香里說豐年,聽取蛙聲一片”的千古絕唱卻知者甚少。常聽上了年紀又有點文化的老人們說,在夏季,如果聽不到蛙聲,乃亡國之兆也。說的雖然太過分乃至近乎荒唐。但仔細想來,卻也有它的另一番道理,誰不知道蛙是稻蟲的天敵,是莊稼作物的忠實保衛者,是農民的好朋友。蛙聲是豐收的歌聲。

 蛙的天敵,除了蛇類,便是人類,而人類遠比蛇類可怕得多。一些年來,捕蛙的人不少,食蛙的人不絕。一些靠近城市的農村,曾一度出現蛙兒絕跡,農作物遭災的情況。即使是作物得到豐收,那豐收也是全靠農藥毒出來的。值得慶幸的是,我所去到的山村,遠離城市,因而連年夏季蛙聲不絕,糧食豐收,綠色食品豐富。

    能有幸在每個夏季到山村去小住些日子,去品賞山村夏夜的“味”和“美”,是我的造化。每次當我離開美麗的山村的時候,我總要在心里默默地祈禱:愿我國廣大農村的每一個山山寨寨蛙聲不絕,年年風調雨順,五谷豐登。
相關文章
熱點文章
百乐门主公式两码中特